当前位置:首 页法律咨询经济法类详细内容
儿子遭遇车祸去世 父亲索赔被拒 保险合同免责条款是否有效?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罗小花  日期:2014/12/19 字体: [大][中][小]

 2014年1月23日范某(系本案原告范某某的儿子)骑电动车在陆川县横山乡旺坡村马尾山垌头路段摔倒, 头部撞到石头, 经送陆川县人民医院救治3天死亡,用去治疗费6105元。因为被告保险公司和陆川县卫生局联手推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基金,并在此基础上推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同时委托村级医疗站人员与村民购买时签订投保凭证,凭证上载明“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简介”, 内容为:一、保险对象:新农合所有参保人员,二、保险金额:1、烧伤10000元/人;2、意外身故、残疾20000元/人;3、附加意外伤害医疗:1000元/人; 三、保险费10/人; 四、保险责任:在保险期间因遭受事故伤害,保险人给付保险金和医疗费;五、索赔须知:凭有效证件和证明材料索赔。2014年1月11日,原告范某某在没有得到保险条款和接受解释的情况下,为其一家6口人(包括其儿子范某1999年5月出生,不满18周岁)投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每人10元,共60元,并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投保凭证投保人签字。事发后,原告范某某依投保凭证向被告索赔被拒,为此,诉至法院,请求公正判决,维护其合法权益。

 被告辩解,2014年1月23日范某骑电动车造成的伤害死亡,系因其在不满十六周岁时骑电动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二)项 “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三轮车、电动自行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二)驾驶电动自行车和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必须年满16周岁的”规定,系非法活动而产生,符合保险公司上述条款情形,不承担给付保险金。        

 陆川县法院认为,原告范某某为范某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是具有法津效力的保险合同行为,该保险公司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的第二条规定:“承保范围年满16周岁至65周岁、身体健康、能正常工作或正常劳动自然人”;第五条第(二)项规定“被保险人在下列期间遭受伤害以至身故、残疾或烧伤的,保险人也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二)、被保险人因从事非法、犯罪活动期间或被依法拘留、服刑期间”。但原、被告订立的合同, 存在以下瘕疵: 首先,保险公司作为合同主体,不严格审核投保人依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的第二条准入,允许不满十六周岁范某投保;其次,保险公司采用格式条款,使用的保单既不附条款内容,更没有向购买人出示并解释过该免责条款;再者,保险公司提供给原告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投保凭证”的简介,根本没有免责情形的条款;最后,在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的第五条第(二)项规定, 客观上免除其自身民事责任,加重了投保人的民事责任。因此, 本案中的保险合同, 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 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 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 按照对方的要求, 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的要求订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第(一)项“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一)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的规定,被告主张的免责条款无效,故原告诉请在被告保险公司购买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索赔,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支持。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