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学研究举案说法详细内容
夫诉妻给付非婚生子抚养费应否支持
——戴某诉李某离婚纠纷案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李红艳 陈子君  日期:2018/8/9 字体: [大][中][小]

    案情摘要

  2012年8月,戴某与李某经人介绍相识,不久便登记结婚。2013年1月,李某生下一男孩,随戴某姓,取名戴小某。婚后生活里夫妻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休。由于戴小某的五官长得不像戴某,戴某怀疑孩子并非自己亲生。在疑心的驱使下,戴某以带孩子出去玩为名将孩子带到一家鉴定中心做了DNA鉴定,结果孩子确实与戴某无血缘关系。戴某无法忍受被妻子欺瞒,并辛辛苦苦抚养他人孩子五年的事实,于是一纸离婚诉状将李某告上了法院,要求与李某离婚,并由李某返还这5年来给付孩子的抚养费、赔偿自己精神损害10万元。

    李某辩称,孩子虽然非戴某亲生,但孩子是戴某和李某领取结婚证之前怀上的,自己是出于保护孩子和维系家庭的目的才隐瞒了此事,婚后一直安守本分在家相夫教子并未犯错,所以没有能力也不应付戴某所提出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害赔偿。

    争议焦点

    1、李某生育戴小某的行为是否违反了夫妻间的“忠实义务”?

    2、李某应否向戴某支付五年的抚养费?

    3、戴某要求李某赔偿精神损失费应否支持?

    案例解析

    一、李某生育戴小某的行为是否违反了夫妻间的“忠实义务”?

    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认为尽管戴小某系李某婚前所怀,但是婚后李某一直向戴某隐瞒了孩子并非其亲生子的事实,这种行为违反了夫妻间的忠诚义务;另一种观点认为戴小某确非戴某亲生,但戴某和李某在当时并非为法律承认的夫妻关系,所以李某并没有违反夫妻间的“忠实义务”。笔者赞同第一种观点,对于一个成年女性来说怀孕并非小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恰恰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成年女性在怀孕初期就能感知自己生理、身体特征所发生的变化,所以通常能估算出自己的怀孕时间,当然也可以通过B超算出怀孕时间。本案中,李某与戴某相识不到5个月便生下孩子戴小某,这与通常的十月怀胎时间相差太远,李某应当清楚戴小某并非戴某亲生子,而李某在婚后的五年里一直向戴某隐瞒事实真相,可见其对戴某未尽夫妻间的忠实义务。

    二、李某应否向戴某支付五年的抚养费?

    就李某应否向戴某支付这五年抚养戴小某的抚养费的问题,也存在分歧。一种观点认为李某不应给付戴某孩子抚养费。理由是,李某生出孩子后,让孩子随戴某姓,可见,戴某真心把戴小某视为戴某的亲生子。且婚后夫妻间尽管为生活琐事争吵,但李某安守本分在家相夫教子,况且就李某目前的能力水平和经济状况也无法给付孩子五年的抚养费。另一种观点认为李某应当给付戴某孩子抚养费。理由是,这五年来,戴某是由于李某一直向其隐瞒事实真相,才把戴小某作为自己的亲生子抚养照顾。戴某得知戴小某并非自己亲生子后,要求李某支付这五年对戴小某的抚养费,可见为他人抚养孩子并非戴某意愿,其要求李某给付孩子抚养费符合法律要求,应予支持。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三、戴某要求李某赔偿精神损失费应否支持?

    关于戴某要求李某赔偿精神损失费应否支持的问题。实务中也存在不同意见,有的认为应当支持,有的认为不应当支持。笔者个人意见认为李某应当赔偿戴某精神损失费。理由如下:尽管李某与戴某结婚后,一直守本分相夫教子,但是李某向戴某隐瞒婚前已怀孕的事实,而且孩子出生后,戴某对孩子是否亲生产生怀疑的情况下,李某仍未坦诚告知真相。用民间通俗的话来说,李某的行为虽然不是给戴某戴“绿帽子”,但李某隐瞒事实真相无论是善意亦或恶意,终究使得戴某长期蒙受“欺骗”。当戴某得知真相后,以致无法容忍,起诉离婚,可见对其精神造成一定损失。当然,精神损失赔偿数额应当综合考虑案件具体情况和李某的履行能力来确定为宜。

    作者:新田县人民法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