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治方圆调 解详细内容
道路通行一事引发三桩官司 法官巧调解当事人再续亲情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孔飞  日期:2019/2/1 字体: [大][中][小]

    原告朱某芳(79岁)与被告朱某祥(69岁)系亲兄弟,1995年时,原告户在现址建房,为了方便自己日后通行,原告户在生产队古路边用自己的土地新铺建了一条通道,方便自己建房后通告使用。通道修好后,作为原告户房屋的唯一通道一直通告至今,期间无人提出争议。2018年8月24日,三被告(另外两个系被告1朱某祥的两个儿子)与原告户协商旧屋周边空地的分配问题,因无法达成协议,双方发生争吵。其后,三被告持铁铲等工具将原告户修建的通道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损毁,在原告及家属的阻拦下,被告朱某杰、朱某锋还打伤了原告及原告的孙子朱某权。

    庭审上,被告朱某祥、朱某杰、朱某锋辩称:被告对原告在起诉状中所陈述的事实部分没有异议,但对1995年时,原告在生产队古路边用自己的土地新铺了一条通道有异议。1、用自己的土地新铺建通道,首先原告没有证明是自己的土地利用,没有村镇干部划分此古路边的土地;2、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是在1995年建房。原告没有证据证明通往其家的道路在1996年已落成的事实。3、生产队队长出具的证明只是证实是古路,却没有证明古路的宽度,而不通行车辆的乡间小道宽度不超过0.5米。4、作为原告户房屋的唯一通道一直通行至今,期间无人提异议中的“唯一”一词显得原告很有霸气。实际上已违反了土地法条七十八条规定,非法批准征用土地、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案的原、被告之间积怨很深,双方在庭上互不相让,争锋相对,没有一丝缓和、妥协、让步的迹象。但是本案的主办法官李凯帆却锲而不舍,在庭后,留下双方当事人,苦口婆心地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调解工作。李法官以亲情为切入口,对两个老人的儿子进行规劝“你们父辈的恩怨影响了他们的感情,但是血浓于水,两兄弟一辈子,这是任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千万不要将过去的种种恩怨延续到你们以及你们的子孙身上。你们两家住得又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一事添堵,不如少一事顺畅,大家都能活得开心些。双方争的土地也不多,也就是一尺一寸的事,已经闹得有人因此受伤而流血了,继续纠缠不放,谁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经过李法官努力地不断的给双方做思想工作,原、被告双方终于慢慢松口,逐渐认同了李法官说的血浓于水不能让过去的恩怨一代接一代的延续下去,直至亲人变仇人。于是双方握手言和,就道路通行以及两案的赔偿的问题进行了协商,并达成一致协议:一、原告朱某芳户自愿保证保持原古路所在道路现路边通往自家道路的路口3.5米的宽度,不再扩大拓宽,被告朱某祥、朱某杰、朱某锋自愿保证不再干涉原告朱某芳户在该路口的正常出入和通行;二、被告朱某杰、朱某锋一次性赔偿原告朱某权医疗费、营养费1000元(已当即付清);三、被告朱某杰、朱某锋一次性赔偿原告朱某芳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住宿费、后续治疗费共10000元(已当即付清)。

    其实这三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在当事人不同意调解的情况下,李法官是没有必要选择继续调解而直接以用判决的方式结案的。但是,为民司法不是将案件一结了之的一句空话,而是主动想当事人所想、忧当事人之忧的关怀,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会用尽百分之一百的努力去争取化解矛盾纠纷的良苦用心。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案结事了,才是司法为民。(广西陆川县法院研究室)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