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学研究法治探讨详细内容
认罪认罚案件量刑建议的审查调整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代士亮  日期:2019/8/10 字体: [大][中][小]

    裁判要旨: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及其值班律师对量刑建议没有异议,并签署具结书的,人民法院仍有审查之职责,发现量刑建议不当的,应建议检察机关调整。发现可能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或可能判处无罪的,应转换程序。

    案号:(2019)冀0930刑初XX号;(2019)冀0930刑初XX号。
 
    案例一:
       
    公诉机关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谢某

    检察院指控,2019年4月3日上午8时许,被告人谢某在孟村县某村租住的房子内,通过其微信转走同屋张某微信内人民币2000元。4月8日谢某被抓获,被告人谢某到案后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谅解。建议判处被告人谢某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审判:

    被告人对定罪无异议,同意适用速裁程序,同意检察院量刑建议,并在值班律师指导下签字具结。法院受理后,经审查认为量刑明显过重,特别是建议的罚金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经与值班律师以及公诉人沟通,值班律师在法院阶段指导被告人签署具结书时,建议修正量刑建议,从轻处罚,庭审中公诉人修改量刑建议为单处罚金3000元,被告人表示认可。审理后法院采纳了修正后的量刑建议,以盗窃罪判决单处罚金3000元。

    案例二

    公诉机关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某

    检察院指控,2019年12月14日下午14时许,被告人刘某骑电动自行车到孟村县某村西头李某家,见屋门上锁以为家中无人,想进屋偷点东西弄点钱花,便用其随身携带的小铁棍将门锁撬烂,欲进屋时被在屋内的李某抓住并报警。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系入户盗窃未遂,建议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四个月,罚金人民币1000元。

    审判:被告人对定罪无异议,同意适用速裁程序,同意检察院量刑建议,并在值班律师指导下签字具结。但经本院审查,认为量刑意见过重,本案有可能被评价为情节轻微或情节显著轻微。这种可能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属于不宜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情形,并且不适用简易程序。故本院决定适用普通程序审理。。

    评析:

    上述两案,是检察机关同时起诉的“一组五件速裁案件”其中的两件案件。被告人以及值班律师均表示同意并在具结书上签字,但均量刑明显不当,甚至或涉无罪,速裁案件乃至其他认罪认罚案件法院如何防止量刑不当、不均衡或错案发生呢?

    一、法官、检察官建立会商交流机制,统一认识。

    量刑一直是刑事案件审理的重要工作,特别是适用量刑规范化以来,法官从基准刑到各个量刑情节,均细致的列举考量,很好的保证了同案同判,量刑均衡。但这对于检察机关不是强项,而现今速裁案件,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从主刑到附加刑都做到了“精准”。值班律师往往也对量刑研究较少,有的则因只是提供帮助,不去仔细考虑,只要检察院和被告人认可就签字。量刑建议极易产生量刑不合理、不太合理或不均衡现象。《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但量刑建议的调整或程序变往往影响效率,无论影响质量还是影响效率都有悖于速裁程序设置的宗旨。故此,认罪认罚案件的审前量刑审查尤为重要。特别是开始实行阶段,法检两院的相关法官检察官应采用集体会商和个别沟通的方式,就案件社会危害性、被告人人身危险性的考量,量刑情节的认定,量刑起点、基准刑、从重从轻量刑幅度的把握,缓刑适用以及附加刑幅度的掌握等,达成原则一致。避免进入法院审理阶段需要调整的案件过多。特殊案件为体现刑法个别化,则可就个案的量刑原则个别沟通,统一裁判尺度。

    二、往轻的方向调整的不必重新具结,往重的方向调整的应重新“诉辩协商”。

    案例一,被告人盗窃数额刚到较大,又有退赔、谅解以及自愿认罪情节,检察机关“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的量刑建议明显过重,特别是罚金刑已经超过两倍的上限。虽然被告人及其值班律师均无异议,但也应调整。我们在向被告人送达起诉手续以前,与公诉人沟通了调整意见,并向值班律师释明,在向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并核实具结自愿性时,由值班律师向被告人说明。庭审中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时说明修正意见,法庭在询问被告人意见后,依法判决。这种情况,量刑建议的调整程序不应太繁琐,可采取电话沟通,庭审中修正的方式,不必重新反转再次具结,否则会让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特别是速裁程序丧失其本来的功能。

    对于往重的方向调整的,因判决结果不利于被告人,超过了被告人的心理预期,如只在核实自愿性或庭审中询问被告人意见,则等于剥夺了被告人和检察机关的量刑协商机会。这样的程序减少不符合认罪认罚的程序规定和宗旨。因此,对于往重的方向调整的,应在开庭审理前由检察机关重新启动“诉辩协商”程序,就量刑达成一致后,重新签订具结书。如不能就量刑达成一致,则不能认定认罪认罚,法院应根据案件事实、情节以及认罪悔罪情况,依法判决。需要注意的是,往重的方向调整的,法院只能向检察机关提出建议,诉辩协商的主体仍应为检察机关和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或值班律师。法院不能直接参与认罪认罚的协商过程中去,仍只是对诉辩协商后的具结书进行合法性合理性的审查,也就是不能违背法庭的中立原则。

    三、速裁程序案件,发现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依法变更审理程序。

    案例二,被告人为盗窃刚刚开始撬锁,尚未进入屋内,即被一妇女发现制止并抓获,事发时间为白天。虽然指控为未遂,但从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全面分析案件情节,有可能判决无罪或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有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不宜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情形的,应当按照本章第一节或者第三节的规定重新审理。刑诉法解释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被告人认罪但经审查认为可能不构成犯罪的,不适用简易程序。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有被评价为情节显著轻微的可能,为防止错案发生以及因程序适用问题而出现再审抗诉,应依法转换审理程序。

    综上所述,认罪认罚特别是速裁,可以简化审理程序,有利于提高审理效率,但仍应以保证程序公正、实体正确为前提,为此,刑诉法及司法解释对量刑意见调整和转换程序均有明确的规定。司法实践中,应认真执行法律规定,全面把握立法宗旨,审慎及时审查认罪认罚案件的事实认定、行为定性以及量刑建议的合法性、合理性。既要保证个案的公平公正,又要注重同类案件的同案同判,特别是本院案件的量刑平衡。防止认罪认罚制度中因对公诉机关的精准建议审查不利,导致前后同类案件的量刑失衡,或因程序反复耗费司法资源。有效避免、排除认罪协商与罪责刑相适应之间的矛盾,真正做到高质高效。

    作者: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