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学研究举案说法详细内容
“喝酒要知量深浅,劝酒须懂责任大”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刘黎明 展晓敏  日期:2019/12/27 字体: [大][中][小]

    “早知道这样,你说我们劝张某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呀!这也是我们自找的,”被告李某、刘某、王某懊悔的说道。

    2019年9月20日,河北省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一起因喝酒引发原告死亡的生命权纠纷案件,虽然经过调解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赔偿了原告张某的家人23.142万元,但是却无法换回原告张某年仅37岁的生命,实在令人惋惜。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原告张某与被告李某、刘某、王某本是十分要好的朋友。2019年3月某天晚上19时,原告张某应被告李某、刘某、王某邀请一同到被告李某的家中吃饭,席间大家觥筹交错,喝的不亦乐乎。散席后,原告张某欲驱车返回城区,此时被告李某、刘某、王某明知原告张某饮酒过量,不宜开车,仍任由原告张某驾车离去。23时左右,原告张某因酒意上头,驾车失控冲到路边水沟,造成原告张某因溺水无法逃脱身亡、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该事故系原告张某醉酒超速行驶所致。2019年5月,原告张某亲属具状起诉,要求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承担30%的责任,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28万元。

    法院受理该案后,经过审理查明,2019年3月某天晚上19时,原告张某应被告李某、刘某、王某的邀请到被告李某的乡下的家中吃饭,席间原告张某与被告李某、刘某、王某四人大家觥筹交错,先后喝掉白酒3瓶,啤酒22瓶。原告张某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散席后,原告张某欲驱车返回城区,此时被告李某、刘某、王某明知原告张某饮酒过量,已经无法驾驶车辆,没有做任何规劝,任由原告张某驾车离去。大约23时左右,原告张某因酒意上头,驾车失控冲到路边3米多深的水沟内,因饮酒过量,丧失了自救能力,无法从车内逃生,发生原告张某被水所淹身亡、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该事故系原告张某醉酒超速行驶所致。发生此次事故后,原告张某的家人身着孝衣数次到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的家中大闹,要求赔偿,但因赔偿数额差距较大,无法达成调解意向。2019年7月,原告张某的家人一纸诉状将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起诉到孟村法院,要求追究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在一起喝酒导致原告张某酒醉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民事责任,并承担30%的责任,赔偿原告张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23.142万元。

    据此法院认为,原告张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明知法律规定醉酒不得开车,仍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对死亡后果承担绝大部分责任。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作为饭局的组织者、劝酒者,明知原告张某醉酒驾车,没有尽到提醒、劝阻、照顾等义务,存在一定过失,对原告张某死亡后果承担一定责任。结合本案证据和案情,原告张某在被告李某家吃饭、饮酒后驾车离去系事实,故法院综合认定,由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承担部分责任为宜。但为了达到“案结、事了、人和”的目的,办案法官先后组织了十余次调解,刚开始原告张某的家人死活不同意调解。后经办案法官不厌其烦的调解,原告张某的家人对调解数额开始松动,经过近1个多月的调解,2019年9月19日原告张某的家人与被告李某、刘某、王某终于达成了调解协议,被告李某、刘某、王某三人也于2019年9月20日一次性给付了原告张某的家人23.142万元,至此该案结案。

    笔者感言

    当下,不管是宾客宴请还是朋友小聚,酒似乎都成了必需品,但待客者与共饮者之间频频劝酒的行为往往隐藏着巨大风险。人的酒量有大有小,喝酒必须量力而为。在酒席上无论主、客,须知劝酒责任、义务所在,切莫因相互劝酒导致乐极生悲。在饭局中,如果组织者或劝酒者对他人人身安全尽到劝阻义务,而醉酒者不听劝,损害后果就应由醉酒者承担,同饮者可以免责。如果共饮者明知对方醉酒,仍疏于履行安全提醒、劝阻义务,则存在客观过失,应对他人人身损害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在此笔者奉劝大家“喝酒别开车、饮酒要适量、劝酒要适当”。(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