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学研究举案说法详细内容
婚前隐瞒艾滋病史,撤销婚姻不是歧视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张之震  日期:2021/1/7 字体: [大][中][小]

    2021年1月4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梅陇人民法庭对一起特殊的申请撤销婚姻案作出宣判。依照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判决撤销原告李某与被告江某的婚姻关系。

    由于案件的特殊性,立案后法官进行了大量细致充分的论证,从保护无过错方利益出发,根据刚刚正式实施的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条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 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被告在结婚登记之前未如实告知原告其患艾滋病的事实,原告在知情后一年内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婚姻,应予以支持,故依法判决撤销原被告的婚姻关系。原被告的婚姻关系被撤销后,双方的婚姻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这一新增的“隐瞒重大疾病可撤销婚姻”条款,正体现了《民法典》对于公民权利的全方面保护,从另一个维度保障“婚姻自由”。“婚姻自由”的前提,是双方意思达成一致,而不是基于欺骗、隐瞒,哪怕是艾滋感染者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也有权利缔结婚姻,这是基于自由意志、“自担风险”。

    之前,《婚姻法》将“婚前患有医学上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作为“婚姻无效”的情形,这样的安排从法理上说的确有欠妥当之处,不够尊重婚姻双方的意思自治。所以,新《民法典》改成了“隐瞒重大疾病可撤销婚姻”条款,一是存在“隐瞒”,二是不是由国家强制宣布“无效”,而是当事人通过诉讼撤销婚姻。能不能接受对方隐瞒重大疾病,还愿不愿意把日子过下去?这由自己来拿主意。

    不歧视艾滋病感染者,不是“赋予”艾滋感染者欺骗、伤害他人的权利,特别是侵害的还是妻子、恋人以及胎儿等“最亲密的人”。这只会走向平权的反面,也会毁掉社会平等对待艾滋病感染者的价值底线。曾参与《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修订的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童吉渝说,在HIV感染者家庭中,单阳转双阳的案例屡见不鲜,尤其一些感染者(男性)隐瞒事实,妻子在未知的情况下感染并怀孕,由此造成母婴传播风险。

    民法典实施之后,不仅将登记结婚前隐瞒重大病情作为无过错方可以撤销婚姻的情形之一,而且还赋予无过错方主张损害赔偿的权利,原告因此得到了最有效的维权途径。本案中,原、被告登记结婚时间虽然在民法典实施之前,但却在民法典颁布之后,且原、被告的婚姻状态一直持续至今,所涉可撤销情形属于民法典的新增规定。从保护无过错方的利益出发,按照有利溯及的原则,法院最终依据民法典相关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艾滋病人的权利应该得到保护,但当其“权利”侵害他人的正当权利时,也就不应该得到保护。人民至上的立法、司法原则,体现的是对所有人的公平保护,而不是对所谓“政治正确”标准的亦步亦趋。隐瞒患艾滋被撤销婚姻,这当然不是歧视。(南皮县人民法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暂时没有内容!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