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治文苑详细内容
杨博:读书,永远不恨其晚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杨博  日期:2021/2/10 字体: [大][中][小]

    古者有云,“著于竹帛谓之书”,竹就是竹简,帛就是缣素。书是稀罕而珍贵的东西。一个人若能垂于竹帛,便可以不朽。孔子晚年读《易》,韦编三绝,用韧皮贯联竹简,翻来翻去以至于韧皮都断了,可见那时候读书多么吃力。后来有了纸,有了毛笔,书的制作方便起来,但在印刷之术未推开以前,书的流传完全是靠抄写。看看唐人写经,以及许多古书的抄本,可以知道一本书着实得来非易。我们现代人读书真是幸福。

    物以希为贵。但是,书究竟不是普通的货物,书是人类的智慧的结晶,经验的宝藏,所以尽管如今满坑满谷的都是书,书的价值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价廉未必货色差,畅销未必内容好。书的价值在于其内容的精到。宋太宗每天读《太平御览》等书二卷,漏了一天则以后追补,他说:“开卷有益,朕不以为劳也。”这是“开卷有益”一语之由来。《太平御览》采集群书一千六百余种,分为五十五门,历代典籍尽萃于是,宋太宗日理万机之暇日览两卷。而如今我们的书太多了,纵不说粗制滥造,至少是种类繁多,接触的方面甚广。我们读书要有抉择,否则不但无益而且浪费时间。

    读什么书呢?这就要看各人的兴趣和需要。在学校里,如果能在教室里遇到一两位有学问的,那是最幸运的事,因为他能适当指点我们读书的门径。离开学校我们就要靠自己了,读书,永远不恨其晚。晚,比永远不读强。有个原则也许是值得考虑的:作为一个地道的中国人,有些书是非读不可的。这与行业无关。理工科的、财经界的、文法门的,都需要读一些中国文化传统的书。经书当然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史书也一样的重要,盲目地读经不可以提倡,意义模糊的“国学”亦不能满足现代人的心灵。

    黄山谷说:“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细味其言,觉得似有道理。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人,确实是语言无味的居多,我曾思索其中因果关系。何以不读书便面目可憎,语言无味?我想也许是因为读书等于尚友古人,而且那些古人著书立说必定是一时才俊,与古人游不知不觉便受其熏染,终乃改变自己气质神韵,境界既高,胸襟既广,脸上自然透露出一股清醇爽朗之气,亦然会在谈吐上高远不俗。反过来说,人不读书,则所为何事,大概是陷身于世网尘劳,困厄于名缰利锁,五烧六蔽,苦恼烦心,自然面目可憎,焉能语言有味?

    读书,永远不恨其晚。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身居何位,不论你出身何处,请始终相信,读书给你的回报终究会如你所愿。(河北省沧州市沧县纸房头乡政府)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