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法学研究法治探讨详细内容
浅议当前民间借贷案件存在的问题及应对措施
以河北孟村法院2015-2019民间借贷案件为样本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刘黎明 李金玲  日期:2021/3/18 字体: [大][中][小]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资本市场活跃,加之银行信贷政策的影响,民间借贷作为一种资源丰富、操作灵活简便的融资手段,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银行信贷资金不足的问题,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是由于民间借贷的随意性较强、风险性较大等自身特点,很容易造成一定的纠纷。在当前市场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民间资本流通趋向频繁化、多样化,借贷引起的民事案件、民刑交叉案件、虚假诉讼案件也逐渐增多。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民间借贷相关问题。更好地归纳总结了民间借贷审判经验,完善了案件审理过程中存在的不足,笔者撰写本文以所在法院2015-2019年度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为样本进行整理和分析,从案件特点及存在的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以期为民间资本的有序流通和有效利用提供司法保障。并对今后审判实践有所裨益。

  一、民间借贷案件审理的基本情况

  (一)[ 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2019民间借贷案件统计分析]近五年笔者所在法院民间借贷纠纷受案情况。2015年以来,笔者所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日渐增多,且呈现有大额化、高风险的变化趋势。数据统计如下:

  综上分析:从民间借贷案件的收案数量及在民事案件收案占比方面来看,2015年度与2016年基本持平,变化不大,通过分析发现,这可能与政策、经济的发展有诸多原因相关。但2017年度至2019年度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收案及占比数据大幅攀升,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笔者认为,这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出台以及越来越严格的银行借贷政策有关,民间借贷环境的宽松与银行越来越严格的审批政策形成对比,促使更多需求贷款方在非金融机构借贷,导致了民间借贷案件的比重上升。

  1-3民事案件与民间借贷、借款合同、信用卡纠纷案件收案趋势统计:

  从样本数据可以看出,民事案件的数量总体呈现上升趋势,民间借贷案件的数量总体上也是呈现上升趋势。同比下,银行及小额贷款机构的借款合同纠纷、信用卡纠纷案件总体呈现下降趋势。通过数据分析可知,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商事、金融活动越发活跃,同期银行金融机构加强贷款管理,收缩银根,民营企业及个人相对在银行金融机构贷款不如以往方便快捷。而民间借贷作为一种资源丰富、操作简捷灵便的融资手段,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银行信贷资金不足的矛盾性,民间借贷没有银行放贷那般繁琐,大部分简便到只需要出具一张借条,程序简便,也正是基于简便的程序约定不明确,导致纠纷丛生,再加之民间借贷的半公开甚至秘密交易的属性使得借贷双方仅靠所谓的信誉支持,借贷手续不完备,缺乏可靠的担保抵押,无可靠的法律保障,极易引发纠纷乃至刑事犯罪。

  (二)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行业分布情况

  从上面的行业分布情况可以看到,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行业分布主要集中在个体批发零售管材行业,经营者多为个体小业主,案涉金额集中在50万元以下,而管道装备企业属于中小型民营企业,案涉金额相对较大,在5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其他几个行业,案涉金额则多发生在30万元以下。

  纵观民间借贷案件的发展情况,以判决作为结案方式的基本上是以调解方式结案的一倍,并且三分之一的案件均要适用普通程序,而在普通程序适用过程中,大多数是因被告找不到而采取了公告的形式,或者是因当事人一方不配合,不愿参加诉讼活动,导致案件审理过程中存在大量缺席情况。公告案件数量逐渐增加。随着很多村民不在原住址居住,案件受理后,加剧了送达的难度,很多案件寻找不到当事人,当地村委会也不清楚还迁后的村民居住情况,法院只能采取公告方式送达,导致公告的案件数逐年增加,进一步加剧了案件事实调查难度与案件审理的复杂性。同时涉平台案件数量逐渐增加。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得借贷双方通过平台进行借贷交易的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势,但对于平台在民间借贷案件中的性质,尚不统一。有的平台只充当“介绍人”地位;有的平台除了具有“介绍人”功能外,实际还承担着付款或者收款的功能;有的平台虽然具有中介的外表,但实质主体资格为借方或贷方。涉担保案件数量逐渐增加。民间借贷纠纷容易产生信任危机,伴随着法治社会的建设以及普法工作的大力开展,越来越多的公民了解法律,学会用合法的手段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在借贷纠纷中,越来越多的当事人选择以担保的方式保证借款合同的顺利履行。与此同时刑民交叉案件呈上升趋势。民间借贷纠纷的利益性和复杂性导致其中存在较多违法行为的可能。近年审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刑民交叉案件逐渐增加,一些案件在其他法院因涉及刑事案件而无法审结,涉刑案件主要集中在诈骗、非法集资等案由中,无形之间延长了此类案件的审理期限。

  民间借贷案件的案情一般而言都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所以一审结案率较高,但仍有的案件当事人会上诉,进入二审程序。案件上诉原因表现在:1、债务人在一审审理中拒不应诉,而收到判决书后,或因无能力还款而故意拖延诉讼,或因借款本金及利息计算,或因有过还款等原因提起上诉。2、债务人下落不明,法院公告送达程序不合法,在选择公告送达诉讼文书前,没有依法采取直接送达的方式,也没有核查被告的下落,直接采取公告送达,造成被告没有应诉而缺席判决。3、涉及夫妻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尤其是自从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实施以来,改变了以往夫妻一方名义对外举债均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裁判规则,而采用了夫妻共签或事后追认、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经营的认定规则。

  从结案方式来看,民间借贷案件结案方式由调解为主结案,过渡到判决为主,分析原因是案件标的额逐渐增大,双方调解方案差距较大,以及部分当事人出于主观不愿还债、恶意逃债、或者丧失偿还能力等原因,普遍存在逃避诉讼的情况,调解难度增加。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调撤率下降,另外以调解方式结案的当事人并未按调解协议履行还款,案件很快进入执行程序,致使执行环节积累了大量的案件,而法院人少案多的这一突出矛盾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也是执行效果不理想的原因之一。

  (三)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情形

  通过对一审-二审涉及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裁判结果的分析,2015至2017年涉及到夫妻共同债务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一审和二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只要是涉及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一般都会认定构成夫妻共同债务,自从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实施以来,改变了以往夫妻一方名义对外举债均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裁判规则,而采用了夫妻共签或事后追认、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经营的认定规则。笔者所在法院在2019年上诉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有6件,其中4件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4件均被二审法院改判认定不构成夫妻共同债务。

  (四)涉案多次当事人(原告)案件数审查情况

  当前通过查询近几年案件中涉案最多次的当事人的裁判文书,在涉案金额方面,最高额是130万元,其余则为3万、5万元不等,数额相对不高。就结案方式来看,此类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裁判文书69份,判决46件,调解9件,撤诉7件,按撤诉处理1件,驳回起诉6件,调撤方式结案较少。
 
  二、近年来民间借贷案件呈现新特点

  (一)[ 栾香录、刘钟钦《民间借贷的积极作用与缺陷》资料通讯2004年1期]借贷事实较难查清。有些当事人出借时间较长,借款人多次偿还本金或利息,但偿还的期间及金额并非按约定履行,基本是有钱多还,没钱不还,加大了审查难度;还有出借人通常会采取预扣利息,或者重新出具借条计算复利,或者实际利息高于借据利息,或者以信任之名收钱不扣除不打收到条,或者以高额介绍费或服务费方式收回本金等手段刻意规避法律规定,手段更加隐蔽,增加了查明难度。

    (二)民营企业涉足民间借贷。民营企业借贷案金额巨大,利息约定过高,一旦企业出现资金周转不力、经营不善的情况,各出借人立刻门前要债,抢占企业财产,同时大量案件一涌而至法院,多申请查封保全措施,企业停产,曾经辉煌的企业难以为继。上述比例尚不包含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以个人名义借款融资用于公司经营的情况。

    (三)互联网融资纠纷开始出现。笔者所在县管道装备业发达,各类管材经营从业者众多,遍布全国各个城市。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笔者所在法院陆续收到深圳、上海等城市的网上贷款平台作为原告起诉的案件,被告为本地人,但并不经常居住在本县。此类案件多数有送达难、公告率高,但标的额不大,上诉率低,执行难等特点。

    (四)债务人下落不明或拒不应诉情况不容乐观。据统计近5年的1171件民间借贷案件,因被告下落不明采取公告送达而缺席判决的达35%。有部分被告为外省人,直接送达不便,多采用邮寄送达,当出现邮寄送达不到情况,有部分法官直接采取公告方式送达,导致程序瑕疵案件多有发生,上诉发回重审率较高或引发当事人申请再审。

    (五)职业放贷趋势明显。从2015年开始,职业放贷开始出现,通常采用格式化借条,借款和还款均通过“中间人”完成。部分利息约定在月息三分以上,高利贷较为普遍,且借据载明的利率与实际利率不符的情况较多,多以现金支付或者通过第三方收取,收取高息的方式隐蔽,并且当事人不到庭情况居多,原、被告均不到庭,只有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不能深度审查。

  三、当前民间借贷案件出现的问题

  (一)[ 张立先《我国民间借贷法律风险问题研究》理论学习2009年02期]民间借贷纠纷主体多元化及其审理程序的复杂性法人作为民间借贷的一方主体,往往涉案金额巨大,案情复杂,大多数案件存在涉及担保的情况,法官在审理过程中难度增加,需转化为普通程序才能在保证不超审限的前提下,充分查找案件证据。而且在民刑交叉案件中,通常会出现案件中止审理等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审理期限。

  (二)网络平台的出现加剧民间借贷案件审理的难度。网络平台随着当事人的需求、取向应运而生。平台的加入使得民间借贷案件纠纷主体多元化,另外在案件实际审理过程中,有些公司为规避非金融机构的企业之间禁止相互借贷的法律规定,指使以公司工作人员以个人的名义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或指派公司业务员对外向社会公众借款,款项实际由公司使用,造成借款人与实际用款人不一致情形的发生,加剧了案件审理难度。

  (三)借贷双方不出庭现象呈现普遍趋势 为规避审理中对于借贷事实相关细节的审查,出借人往往仅委托代理人出庭。而有些借款人为躲避债务不愿出庭应诉,法院不得不进行留置送达或公告送达。更有些以高利贷为职业的放贷者或专业经营放贷业务的公司,故意不向法院提供被告的真实住址,或诱导、威吓被告不到法院应诉。这些因被告拒不到庭而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的案件,法院很难在一审中全面查清案件事实,导致二审或再审中“翻烧饼”的现象不断出现,同时也增加了案件在执行阶段的难度。

  (四)[ 蒋春明《浅析当前民间借贷案件激增的原因、特点及审判对策》]认识存在误区,利率区间诉求不合理 利率区间在小于24%与24%-36%之间的占多数,大于36%的占比较少,利率诉求调整案件数较大。新的司法解释出台后,更加明确借贷案件的利率区间,在实际生活中,大部分利率请求是在法律规定的合理区间之内的,较少部分有超出规定利率区域的情形。虽然大部分案件的利率请求未超过法律规定,但是当事人对自身所涉案件具体情况的认知还有不清晰之处。并不是只要请求的利率在法律规定的区间范围内就都能够得到支持,具体利率区间还要依据个案的具体情况作出分析。如前所述,法院在结合案件事实的情况下,因利率区间问题调整的案件数在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之间,由此可见,民间借贷问题矛盾焦点大多集中在利率问题上。

  (五)实际借款金额难以认定 在审判实践中,小额的借贷案件,法院一般可以推定出具借条时款项已经交付,从而认定借款事实的发生。但对于数额较大或巨大的借款,仅有借条或借款合同、收据,而没有款项交付的其他证据,认定借款事实是否实际发生较为困难。在出借人声称是以现金方式交付的情况下,因借款人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进一步佐证,给法院认定借款事实造成困难。利率区间实际操作问题较多。主要表现在是否存在高息或预先扣除利息难以认定。司法解释虽然明确规定出“利率区间,但是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不在范围内的约定事实仍然存在,并且当事人认识不到位,诉求中的利率与案件实际之间存在偏差。对当事人出具的借条上没有约定利息的案件,在借贷双方无亲友等特殊关系的情况下,无偿借贷的可能性较小,但即使借款人抗辩称借条载明的数额包含了高额利息,或实际收到的款项已经预先扣除了利息,也往往因缺乏直接证据,使法院难以采纳其抗辩主张。

  (六)存在虚假诉讼可能。虽然在此次的调查中,我院各审判庭未显示有依据法律规定判定其为虚假诉讼的情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地区的司法实践中不存在这种情况。有些当事人故意制造民间借贷合同的假象,以规避其他债务纠纷产生的给付义务,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由人民法院确认并不存在的债权,以对抗其他债权人。

  (七)当事人证据意识薄弱,法律知识欠缺。当事人通常以双方关系好为由不制作或者不保留相关凭证,导致现金交付或者还本付息通过第三人进行等事实难以固定,诉讼证据缺失,导致损失发生。一部分出借人还是基于最普通的民众意识知觉来对待民间借贷这种法律行为,不知道何为担保,不知道诉讼时效和担保时效,不知道无效合同,甚至不知道核对借款人的签章是否真实有效。

  (八)民营企业面临融资困难。因为地域原因,民营企业多为中小型企业,现代企业制度尚未完善,财务状况透明程度低,持续盈利水平不高,向金融机构融资较为困难,只能转向民间借贷市场。但企业忽略了民间借贷市场的短期性、高息性。短期拆借尚可,但如果以民间借贷来维持企业长期运转,则极易引发资金链断裂的连锁反映。而失信成本较低。目前整个社会的失信违法成本较低,社会信用体系尚不完善,个别当事人甚至企图借助诉讼途径,谋取不正当利益。民间借贷存在交易不公开、不规范等特点,容易引发各类非法集资、高利转贷、虚假诉讼、“套路贷”、暴力催收等违法犯罪行为。

  (九)[ 黄建新《反贫困与农村金融制度安排》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2008]民刑交叉案件增多。最高人民法院下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为严格区分民间借贷与披着民间借贷外衣的“套路贷”等新型诈骗犯罪的界限。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民间借贷案件易出现诈骗行为,被告人对外以“小额贷款公司”名义招揽生意,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制造民间借贷假象,并以“违约金”、“保证金”等各种名目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合同”及房产抵押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故意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可以造成被害人已经取得合同所借全部款项的表面现象;单方肆意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被害人立即偿还“虚高借款”;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在被害人无力支付的情况下,被告人介绍其他假冒的“小额贷款公司”、个人或者“扮演”其他公司于被害人签订新的“虚高借款合同”予以平账,进而不断垒高借款金额。上述现象的产生使得民间借贷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出现大量刑民交叉情况。

  四、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对策建议
  
  (一)树立大局意识,提高政治站位。始终密切关注宏观经济形势变化,敏锐把握政策导向,积极开展司法应对,为经济社会科学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要正确处理惩处与保护的关系、准确区分犯罪界限、努力提升办案效果;牢固树立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对民刑交叉案件进行重点排查,对立案、审判情况进行重点跟踪,稳妥有序、平稳有度地处理此类案件,引导和规范合法融资,维护经济社会秩序稳定,争取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二)加大证据审查力度,严格核实证据链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经常会遇到涉案主体之间长期多次双向资金流动的问题,其往往具有时间跨度长、往返次数多、账目疑点多等特点。面对复杂多变的情况,应当重点核查以下证据情况:[ 岳彩申《民间借贷规制的重点及立法建议》中国法学2011(05)]一定时期内双方账户的资金流水情况,该证据具有客观性,能够较为直观的显示履行双方债务情况是借款合同及协议,能够较为清晰的推断出当事人的主观意思表示。视听资料,包括录音、录像、照片等证据,能够初步证明当事人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四是证人证言,这里的证人往往在借贷案件中充当“介绍人”角色,还有可能担负着收款或付款的职责,其是促成交易的核心人物,因此在无特殊情况下,应当传证人出庭核实。五是其它证据,包括借款人在履行还款债务过程中掌握的还本或还息的证据等,都要经过严格审查。

  (三)拓宽投资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营企业的资金支持力度,制定个性化的金融产品,满足民营企业多层次融资需求,重视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建立民间借贷平台服务机构,将民间借贷纳入监管范围,加大监管力度,对民间借贷资金投向、借款方式、利率浮动、风险防范等实时监控。三是加强对各金融机构资金流向的监管,防止信贷资金流入地下金融市场。

  (四)严格审查涉及夫妻共同债务。审查夫妻有无共同举债合意;而是审查夫妻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对债权人和举债一方设定严格举证责任;主动审查债权人与举债债务人的关系、债务形成时夫妻关系现状、借款用途等,如果审查能够确认是夫妻共同合意形成并且确实用于共同生产、生活的债务,应由夫妻共同偿还,反之,则由个人偿还。

   (五)从严规制职业放贷人行为。依据2018年8月1日最高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加大对民间借贷事实和证据的审查力度。注意查明出借人与借款人的关系、借贷双方是否相识、彼此亲密程度等情况,排除存在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情况,是否有当事人隐匿财产、逃避债务,故意与亲属串通的假借贷。

  (六)[ 汪碧芸、成进、盛钢《民间借贷的几点法律思考》经济研究. 2009(06)]严格审查出借人的目的、借款人的目的及用途,且不能仅限于出借人承认与否,而应结合案件其他情况综合认定。注意审查借款人的相应借款能力,资金往来情况、借贷款项在会计账簿上记载的依据等证据,来审核借贷关系的真实性。巨额资金往来通常通过银行流转,借入资金作为公司债务的,借贷款项应在账簿和银行资金往来上有所体现。加强对借据形成过程、利息计算标准及出借人资金来源的审查。在加大审查为度的基础上,民间借贷的合法性可以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判断:从资金来源上看,合法借贷一般以自有资金或其他合法渠道获取的资金出借,非法借贷资金往往来源于国外热线、非法集资、非法吸储或犯罪所得。
  
  (七)健全协同治理机制。加强互联网金融整治。要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从业机构,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同时,督促从业就够严格落实监管要求,逐步化解存量不合规业务,从源头上防范和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建立法院和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等相关部门的协同治理机制。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对于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的非法放贷、虚增债务、伪造证据、集资诈骗等犯罪行为,及时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同时加大民事制裁力度,对于伪造证据,妨害作证、冒充他人诉讼、虚假陈述等行为,通过罚款、拘留等手段予以制裁。三是加强日常征信数据的采集,将虚假诉讼等失信行为纳入社会诚信体系。扩大征信体系服务范围,将服务对象由国家机关、金融机构延伸到公民个人。

  (八)健全案件调解机制,强化调解意识 案结事了是审判工作的最终目标,一纸判决或裁定并不单单是案件结案了事的依据,更应该成为当事人的定心丸。利用调解手段化解民间借贷纠纷,不仅可以保留当事人之间的情谊,还可以维持当事人之间良好的生意信誉,营造和谐的营商环境。[ 廖振中、高晋康《我国民间借贷利率管制法治进路的检讨与选择》现代法学2012(02)]因此应当注重规范此类案件的调解活动,提高调解的整体水平。定期召开专业法官会议,提高司法应对的前瞻性,除了办理日常案件外,要及时收集典型案例,研讨案件审理重点、难点。密切关注民间借贷案件的新态势、新情况、新问题,加强对疑难法律问题的分析研讨,统一裁判尺度,深入开展前瞻性调查研究,及时总结审判经验,牢牢掌握司法应对的主动权。

  (九)加强失信制约,提高违约成本。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涉及担保的案件数在案件总数中占比较小,一旦借款人违约,出借人基本上没有可以制约的方式。对于上述情况,应当采取相关措施予以解决。应当建立风险化解前臵手段。对于民间的借贷,出借人可以先去银行或在全国个人征信系统上查找借款人的信用情况,将违约风险化解于源头。加强对失信借款人的约束。在诉讼过程中,对于涉诉借款人,可以利用征信系统平台发布违约预警,限制相关人员出入境、高消费、敦促违约者参与诉讼、及时还款。诉讼结束后,及时录入相关人员的失信信息,加强个人征信体系的管控作用,严格控制恶意借贷者的消费水平。

  (十)积极延伸司法审判职能,有效促进社会管理创新 积极参与综合治理。主动与民间借贷案件高发地区的人民法庭共同化解矛盾纠纷,积极引导,准确掌握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具体规定,在法律规定范围内,将各种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遏制在萌芽状态。加强司法建议工作。对在审判工作中发现的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方面存在的漏洞和隐患以及案件处理中存在的问题,及时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建议,促进职能部门堵塞制度漏洞,完善工作机制。最后强化司法宣传。以组织旁听开庭、集中公开宣判、总结典型案例、开展法律咨询、举办法制讲座等多种方式,积极开展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等法律宣传教育活动,加强公众对司法解释的学习,使其增强法律意识,提高风险识别能力。

  结语

  法院要注重审判工作,提高案件审理质效,不断丰富管理形式,拓宽审判广度和深度。适时公布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审判指标,注重此类案件审判态势分析;及时督办长期未结的案件,保证疑难案件解决的速度与质量;及时通报上报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情况,查缺补漏,综合治理。(作者单位: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注释

  1、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2019民间借贷案件统计分析

  2、栾香录、刘钟钦《民间借贷的积极作用与缺陷》资料通讯2004年1期

  3、张立先《我国民间借贷法律风险问题研究》理论学习2009年02期

  4、蒋春明《浅析当前民间借贷案件激增的原因、特点及审判对策》

  5、黄建新《反贫困与农村金融制度安排》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2008

  6、岳彩申《民间借贷规制的重点及立法建议》中国法学2011(05)

  7、汪碧芸、成进、盛钢《民间借贷的几点法律思考》经济研究. 2009(06)
 
    8、廖振中、高晋康《我国民间借贷利率管制法治进路的检讨与选择》现代法学2012(02)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