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个案争鸣 → 详细内容
烟台:反差巨大的两审刑事判决
来源/作者:    日期:2009/10/23

    烟台汇和丝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和公司)系外商独资企业,邱照轩自2002年11月公司成立时即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注册地址在烟台市芝罘区只楚路149号原烟台丝绸印染厂院内,该公司在院内并没有任何房产(房产证在邱照轩本人和其弟及老婆公司名下)。2005年5月30日,烟台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将包括芝罘区只楚路149号原烟台丝绸印染厂在内的土地挂牌出让,并规定地上附着物由竞得人自行负责拆迁。

 

    2005年7月1日,邱照轩以汇和公司的名义与烟台新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桥公司)签订了《合同书》,约定:搬迁拆除地点是芝罘区只楚路149号原丝绸印染厂院内属汇和公司权属的全部地上建筑物;新桥公司向汇和公司支付拆除补偿、前期运作费用6300万元;新桥公司摘牌后的30个工作日内,汇和公司把拆迁区域内现有的产权证书或其他法律文书交与新桥公司,新桥公司即支付2000万元,摘牌后的120个工作日内,且汇和公司已完成应由其承担的拆迁范围内的地上建筑物,新桥公司支付2300万元;汇和公司负责拆迁的范围是原丝绸印染厂院内属汇和公司产权的全部地上建筑物。合同签订后,2005年7月6日新桥公司竞得上述国有土地的使用权。2005年7月18日,邱照轩从新桥公司预支补偿款200万元,同年11月11日从新桥公司索要补偿款1500万元。期间,汇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韩国人,但公司仍由邱照轩负责管理。邱照轩用所取得的1700万元购买了牟平天马厂的厂房,烟台帕弗尔酒店的部分房产等以备拆迁。并在事实上已经进行了部分拆迁。

 

    另外,一审法院查明,新桥公司以邱照轩涉嫌合同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后,邱照轩在受公安机关的调查时,向公安机关提供了落款时间分别为2005年3月2日、3月10日和3月15日委托方分别为邱照亮、烟台天启丝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启公司)和烟台开发区天通丝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通公司),受托方均为汇和公司,委托事项均为“全权代理处置委托方名下位于芝罘区只楚路149号的房产”,委托权限均为“以受托方名义与第三方签订处置合同,代收相应款项”的三份《委托代理协议》一审法院认为,邱照轩在以汇和公司的名义与新桥公司签订合同的过程中,对新桥公司隐瞒了汇和公司在挂牌出让的芝罘区只楚路149号院内土地上没有任何房产的事实真相,采取欺骗手段使新桥公司与汇和公司签订了拆迁补偿合同,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对被告人邱照轩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辩护人认为本案属于典型的民事纠纷,不构成犯罪。辩护人认为:(1)合同中涉及的产权人有四个即天通、天启公司、邱照亮、邱照月(即邱照轩)兄弟,动作起来十分不便,统一委托汇和公司省事。(2)前期在操作中一直是以汇和的名义进行,包括向各个主管机关部门打报告、递申请、评估、审计等都是汇和的名义,市政府联审会议纪要记载的也是汇和公司。(3)汇和公司是外资企业,以汇和公司名义运作可以享受国家规定的外资企业优惠政策。最后,最主要的是因为有了授权委托,汇和公司就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去从事拆迁补偿事务。

 

      二审判决认为: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证据与一审相同。 “另查明,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邱照轩于2008年9月2日针对涉案房产的处置问题作出如下承诺:上诉人及相关产权人在45天内拆除涉案的全部房产, 以新桥集团已支付给汇和公司的1750万元人民币,抵顶原拆迁合同约定的拆迁补偿款,上诉人及相关产权人不再依据原拆迁协议向新桥集团主张任何权利。上诉人邱照轩已于2008年10月,将烟台市芝罘区只楚路149号院内涉案的全部房产予以拆除。

 

    “在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邱照轩思想转变,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被害方及社会所造成的危害和后果,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示认罪、悔罪,在此前提下经过上诉人与其亲属经过反复协商最终作出承诺,保证在限定的期限内将涉案房产全部拆除完毕,交由被害方进行开发建设,并允诺以被害方已经支付的款项为限,不再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并向本院出具书面承诺书,在本院对其取保候审后, 上诉人邱照轩积极动员并组织相关产权人将涉案房产全部予以拆除,并达到了开发建设的要求,尽可能地弥补了因其行为给被害方造成的损失及当地经济发展造成的不利影响。鉴于以上情况,对其行为可视为情节显著轻微,依法可不再按犯罪处理。”

 

    从上述判决可以看出这么几个问题:一是邱照轩无罪的终审判决是花了4600万元的代价买来的;二是邱照轩实际履行了原拆迁合同约定的拆迁行为;三是犯罪情节显著轻微。
 
    我们不禁要问,一、二审既然都认定邱照轩无房可拆,是合同诈骗,又何必先将邱照轩取保候审,令其将涉案房产全部予以拆除完后再判无罪呢?法院认定的“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客观上隐瞒了汇和公司没有任何履行合同能力的事实真相,实施了欺骗手段,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又怎么自圆“没有任何履行合同能力”之说呢?!换句话说,法院上述作法,不就是等于承认邱照轩有履行合同能力吗?!
 
    看来二审法院还是跟一审法院一样,屁股坐在地方势力一边,以法搞钱。
 
    一审期间,就曾有领导出面硬压邱氏兄弟让价3000万元摆平,但邱氏兄弟没有答应。二审更黑,利用手中的审判权,轻易把4600万元拱手让给了新桥集团,将号称案值6300万元、一审判了十五年的大案,变成了“犯罪情节显著轻微”,而且,硬逼着邱照轩承诺:“上诉人及相关产权人不再依据原拆迁协议向新桥集团主张任何权利”,连后路都给你断了。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