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个案争鸣 → 详细内容
锦州:出尔反尔的执行裁定
来源/作者:    日期:2009/12/13
  2002年11月2日,锦州市管道物资公司阀门管件厂(以下简称管件厂)诉锦州市凌河包装机械厂(以下简称机械厂)租赁合同纠纷,一、二审机械厂均败诉后,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并将机械设备全部卖光,造成无法执行的现状。在这种情况下,凌河区法院对机械厂的北车间厂房经合法评估后,以(2003)执字第268号民事裁定将该厂房作价30万元抵偿债务,该裁定已于2004年2月6日生效并履行完毕。锦州市房产和国土管理机关分别于2004年3月和2005年4月经登报公告无争议后给管件厂发放了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管件厂当年同意以厂房抵偿债务也是出于无奈。当时法院负责执行的法官给他们讲:“机械厂啥样你们也清楚,要钱没有,要房就抵30万元,法院就这么定了,不要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管件厂在倒贴64539.06元差价款交给法院后,法院才协助管件厂办理了有关手续。

    五年半过去了,机械厂没有任何异议。但因该房屋从2004年2月6日至2009年5月一直被机械厂出租给案外人未收回,管件厂一直没能实际占有该房产。这期间管件厂也多次找过法院和政府有关负责人希望收回房产,但都未果。直至2009年5月7日案外人租期超时,才由凌河区法院强制执行将案外人迁出,把该厂房交付给管件厂。在法院对案外人实施强迁之前的2009年4月底,法院执行人员分别找机械厂有关人员和管件厂法人代表张显昌谈强迁有关事宜,机械厂代表同意由法院将该厂房执行给管件厂。法院执行人员还让张显昌在移交手续上签了字。

    2009年上半年,该房屋所在地段被凌河区政府划定为拆迁范围由某开发商开发商品房。但开发商并未按照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就拆迁补偿问题和管件厂进行直面协商。而是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直接通过区政府领导给法院施加压力,叫法院改判。

    2009年6月26日,凌河区法院突然给管件厂送达(2009)凌河执二字第00002号执行裁定书,决定撤销(2003)执字第268号民事裁定,要求管件厂将房产和土地返还给机械厂;并于2009年6月30日又送达(2009)凌河执字第00331号执行通知书要求管件厂三日内履行,其中两天是法定休息日。

    令人奇怪的是,2009年5月7日凌河区法院帮助管件厂将该厂房从承租人手里执行回来时,机械厂代表是同意将该厂房交付给管件厂的,只字未提要申诉一说。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二年内提出。根据2008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申请再审期间不适用中止、中断和延长规定。对早已过二年诉讼时效的申诉,凌河区法院进行再裁定显然违法。

    当管件厂的法人代表张显昌和辽宁弘扬律师事务所刘廷义律师持合法手续要求查阅案卷时,凌河区法院执行一庭庭长却严辞拒绝,不仅不能摘抄、复印,一个字都不能看。并称“卷宗里没有对方当事人的申诉异议材料,是院长发现”。律师反问,(2009)凌河执二字第00002号执行裁定书第一页下数第6行不是写的对方当事人机械厂要求撤销裁定吗?怎么又没有了呢?成了院长发现呢?!该庭长拒绝回答。

    根据法律规定再审案件应该先送达后再开庭审理。像本案已经执行完毕5年多的案件,既不送达也不开庭,不走再审程序就随便撤销,这种审判程序严重违法、至今拒绝律师和当事人阅卷的严重剥夺当事人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的不正常情况,也只有在法院蒙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才能发生。

    果不其然,据管件厂的法人代表张显昌和他的朋友——原凌河区法院一退休庭长向记者反映,6月26日下午,法院要送达(2009)凌河执二字第00002号执行裁定书,因张显昌去盘锦了,就让他到法院和院长解释一下,能否改在下周一送达,结果院长说:“已拖几天了,我不能把区领导的话不当意见听吧。”当天下午,裁定就送到了厂里。事后,张显昌找到凌河区某主管副区长,他说:“你的案子有毛病,这个案子材料我看了两天。既然你找我,我帮你协调一下”。第二次又去找时,他说给80万元。张显昌说:“不合适,我443平方米有房照还有土地使用证的房产,当年就花了30万元,现在给这么点是不公平的。”张显昌还问,“这钱谁掏?”副区长说:“区里拿,是政府开发工程。”张显昌说:“区里掏钱我不要,区里给我什么钱。”并说:“这土地开发不该政府跟我谈,应该开发商跟我谈。怎么法院找我,动迁办找我,开发商为什么不找我,说我要价不合理,我和开发商根本就没正式谈过”。张显昌说,外界传说的他要500万、700万的说法纯属谣言。在法院要扒房子之前,张显昌又找到区领导说:“这房先不扒行不行,再好好协商协商。”副区长说:“不行再给你增加20万元。”并说:“你放心吧,我保证给你协调好,让你满意。我帮你协调开发商,你同开发商协商。”张显昌说:“法院管我要房照、土地证。”副区长说:“你配合法院工作,法院让你咋办你就咋办,你把房照、土地使用证都送法院去。”于是,张显昌给李连山打电话让他把房照、土地证送到法院刘庭长那里,刘庭长给打了个收条。7月8日房子就被扒了,张显昌找副区长要房照、土地证。他说:“我跟法院沟通”。第二天,张显昌又找他,他说:“房照、土地证要不来了,已订卷了。”

    于是,张显昌只好向上级法院提起复议申请,但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复议申请。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