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维权投诉 → 详细内容
佛门圣地,应该不是法外之地该由谁来保护?
来源/作者:张要连    日期:2017/12/20

我是僧人,请您尊重我和我们这个群体

尊敬的国家宗教局和广大人民群众:

    我叫张要連,女,出生于1947年3月,家住山西省忻州市代县新高乡潘家庄村,现年71岁。是一位真正出家了的僧人,法名释照音,目前在本乡本土的上、下寺寺庙里做住持。我阪依佛门已41年(见图一),心怀慈悲,普渡天下。如今却被驻地恶徒赶出寺庙,无法生存,故肝肠寸断,写这篇文章。我自知这样做不合适,但实是出于万般无奈。由此恳请您领导予以关注。

    我们代县新高乡在县城以南,这里东距世界著佛教圣地五台山景区约100公里,北与雁门关景区20公里。乡村与张仙堡村,董家寨村,河头村,刘家圪洞村比邻,这里风景如画,历史悠久,茂林成荫,物产丰富。由于地处佛教圣地附近,故寺庙较多。我村的上寺也叫紫府庙在村南,始建于唐代,重修于明代万历十八年,建筑风格为单檐歇山顶、卷棚抱厦,2002年列为县级重点文物单位,下寺在村北,其也叫奶奶庙,具体创建时间不详。总之在文革期间两座庙都毁损严重,加之多年失修,破烂不堪,经群众商议重新修缮。后又经村民同意,爱善友人10余人协力,由張全根、候高润、候换娥、張明明、苏珠珠,以及呂場埸、董辛卯、張五白、胡有宽和我,共同组成修善委员会,我们各负其责开展建设工作。因大家都认可我信任我不贪不占,有公善仁厚之心,经济上由我负总责。修葺期间,我心劲儿十足,觉得没白活一回,大力奉献自我力量,吃苦耐劳,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感念先世修建之不易,故不畏严寒酷暑,披星载月,克服重重困难与波拆。花费了近20年的时间,终于将上、下寺全面修建完毕,我们当地人也把上寺称“瑞云观”(见图二),它共占地15亩,大小房舍共22间,下寺占地2亩多,大小房也是22间(见图三)——这两座庙共耗费100多万元(要是国家兴建则远非此数值)。由于我们的努力,2007年山西日报和当地的忻州日报都曾专门做了报道(见图四、五)。由于时代的发展,宗教场所管理越来越严格,2015年上半年代县宗教管理局正式给我们寺庙颁发了证书(见图六),我为上下寺的负责人,成为官方正式认可的住持。我是2010年获得戒牒证书的,由具有资质的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庆复禅寺颁发(图七),此时与我拿到阪依证已经11年。

    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我们潘家庄村的村霸,現任村支书苏天龙和村主任宁白羊,曾因非法砍伐大树233棵大树被我举报过,由此宁白羊被判处3年徒刑,为了打击报复我村支书苏天龙把我赶出庙门,并让宁白羊的妻子姚玉叶住进寺庙进行彻底霸占。如今庙宇也被其毁坏不少,为此一年多来我找过各部门皆不到处理。我是一个从小就有爱心的仁善者,助人为乐,16岁辍学系因母亲有病回家待候,我30岁时即皈依佛门,到50岁时子女成人了,我就一心一意住进了寺庙。2013年下寺地藏菩萨开光因布施问题出現纠纷,村干部对我嫉妒开始实施报复,在2013年12月9曰晚8点多,苏天龙就安排黑手跳墙入宅,对我进行过欧打,使我下胶骨折(见图八),报警后至今未解决;2015年我曾为此而上京,我乡的领导董舂明曾给我了500元的上访补助金,由此公安机关就强加罪名于我,对我进行了为期20天的行政拘留(见图九);后又于2016年10月22日村书纪苏天龙派不法分子强占寺庙,霸占了宗教场所,一年多来我无家可归。我无数次找过乡政府,公安局,宗教局,均为朱得到处理。我曾经多次要求有关部门把打我的王鉄柱,给予说服教肓,使之悔改,认识错误,不再作恶,但也无人落实。

    实话实说,我不想谋求什么财产,寺庙属于国家,我只是一个过客和虔诚的佛教徒,当然寺庙绝非一个做生意的处所!令人想不通的是,我村支书和村主任小小村官,为官不仁,他们一手遮天,把山坡卖掉,将水庫、深井泉眼支农惠农项目专项补助,以及全村的树统统也卖掉,最后他们又盯上了寺庙来做文章了。其横行霸道群众敢怒而不敢言,而我伸张正义却又造受严重的打击报复,此可谓焉有此理!更让人觉得荒谬不经的是,村支书苏天龙居然还说“庙是大家的,谁也可以住!”大家有目共睹,寺庙系我千辛万苦建起来的,目前还欠外债30余万,今后谁来归还?而宁白羊犯罪后被监外执行,他是钱权交易救出来的。如今却在寺庙收钱剑财,严重的违反国法。他破坏公共财物和文物,抢夺财物,侵犯人权。我也想不通是,作为被制裁过的罪犯那本是他应有的结果,而犯罪后他们本来就再也没有资格做村官了,可他为啥还大权在握?这合适吗?而潘家庄前支委張拴生,張满红,候贵锁自称庙委会成员,面对团伙抢霸宗教活动场所,不管不问,也丧失了为人做事的原则和党性原则,真令人失望。
    我国是一个有多种宗教并存的国家。在我国佛教已有二千年的历史,现在随着国家宗教政策法规的完善,各教派都一心向善,承袭了诸多的文化传承。国务院令(第426号) 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这是我国宗教领域的一个大法,已于2004年7月7日国务院第57次常务会议通过,2005年3月1日贯彻施行。其条例第6条规定 宗教团体的成立,受法律保护;第12条规定 信教公民的集体宗教活动,一般应当在经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内举行,由宗教教职人员或者符合本宗教规定的其他人员主持,按照教义教规进行;条例第30条 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合法使用的土地,合法所有或者使用的房屋、构筑物、设施,以及其他合法财产、收益,受法律保护。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哄抢、私分、损毁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处分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财产,不得损毁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占有、使用的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还明确了法律责任: 第38条指出,国家工作人员在宗教事务管理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第39条,干扰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正常的宗教活动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令改正;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侵犯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合法权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45条 假冒宗教教职人员进行宗教活动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令停止活动;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人作为职业僧人,被作恶多端的狂徒赶出寺庙至今无处可归,难道这不是他们在犯罪吗?我的诉求是:1,严肃国家法纪归还寺庙,依法使我回归寺中;2,依法查处犯罪分子,并追缴非法所得,追究其相应的刑事责任;3,村官腐败问题也应予立案并追查,令其彻底悔过自新,否则老百姓永远不得安宁。

    这里,附我的身份证,各种证件和证据等,我对自我言行承担法律责任。

                                             投诉人:山西省忻州市代县新高乡潘家庄村 张要连

                                            电话13233406580

                                                  2017年12月18日

关键字:

类别: